首页  »  新洗冤录  »  新洗冤录

新洗冤录

新洗冤录

主演:
欧阳震华 邵芸 吕宇 赵一贝 
备注:
超清
类型:
悬疑 犯罪 奇幻 古装 剧情 
导演:
阮健恒 
别名:
新洗冤录2022,新洗冤录
更新:
22-01-24/年代:2022
地区:
中国大陆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相关视频
《新洗冤录》内容简介

大宋年间,龙牙县旱情四起,当地百姓认为是锁龙井当中的龙王发怒,需将童男童女投入锁龙井祭祀蛟龙方能得享安宁。祭祀恶俗持续多时,每逢天灾就行祭祀之举,不知多少无辜孩童葬身井底。新科进士庄严刚任龙牙县主薄,闻听此事坚持将童男童女救下,却不想竟意外卷进一宗离奇杀人案而锒铛入狱;龙牙县仵作助手小宛为救心上人,不远千里求请已到暮年的宋慈(欧阳震华饰)出山查明真相。然而前来查案的宋慈却发现,真相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
洗冤录第一部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宋慈 欧阳震华饰性格及背景:虽自幼遭人白眼,但天性乐观、重情义,而且胆色过人,不怕污秽恶臭,做事更心思细密,能观人于微,好奇心重。慈在其母死后才在棺材中出生,所以常被笑为“棺材仔”,与邻居丹、灿情如兄弟。慈以打更生,后因与村长争执而被诬陷,却在处斩前遭雷殛,恰巧给守义庄的马贵所救,更尽习得其所长──验尸,从此改写其一生。唐思 宣萱饰性格及背景:跳脱灵巧又桀骜不驯,而且不爱束缚,做事我行我素,不知天高地厚,然而心地善良,富正义感。为桃园镇中的小混混,六岁丧母,成为孤儿后沦为职业扒手,但盗亦有道,常劫富济。阴差阳错下与慈同被诬陷,无辜成为死囚,幸得未翊翻案成功,此后,思认定翊是救命恩人,加上翊对之悉心教导,更暗恋起翊来。后因一场大雨而发现皇府信物,揭开其郡主的身份。宋翊 林文龙饰性格及背景:风度翩翩兼且温文尔雅,胸怀大志,心中想干一番大事,然而过于急功近利,为成功而不择手段,终歧途而不能自拔。原名方俊,因家道中落,走投无路下发现与自己相貌相同、身受重伤之宋翊,遂取代翊成为桃园镇的知县。正当翊声名大噪之际,翊为保地位竟把无恙归来的真宋翊杀死,又为名成利就,竟抛弃相恋的枫而娶富家女蝶,后更杀人而嫁祸于蝶,藉机再追求郡主思。聂枫 陈妙瑛饰性格及背景:性格开朗而且好胜心强,为人正直不诃,背后却有颗率正的童心,凡事讲求原则,干大事时精明,但对小事却糊涂,遇上心仪之人却也像情窦初开的少女。父为金牌名捕聂人龙,女承父业,在京成任捕快,却三番四次捉错人而革职还乡。自幼与宋翊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后因翊设计而自动让爱与蝶。与慈因工作而发生争执,后竟斗出默契来,两人亦产生了感情。查小灿 罗莽饰性格及背景:外表粗犷,凶神恶煞,但内里心地善良,刻苦耐劳,为人重情义,对妻子千依百顺,名符其实的小男人。幼时因母偕妹出走,自父病逝便自力更生,后娶宋玲为妻,对于妻多年来无所出,亦无怨言。因机缘巧合认定思为其亲妹,虽知一场误会,但仍建立了像兄妹般的深厚感情。与慈及丹是邻居亦是好友,对被视为灾星的慈多年来不离不弃。薛丹 谢天华饰性格及背景:天生随和豁达,忠厚老实,待人有礼,虽然饱读诗书,但往往在考试时因紧张以致功败垂成。与慈一起自幼被祖母抚养长大,祖母辞世后两人相依为命,情同手足,在街边摆档替人写信为生,一心希望考取功名,幸好被翊赏识任命为师爷。后遇郡主如,二人情投意合,奈何身份悬殊,遭皇府中人极力反对。赵心如 邝文珣饰性格及背景:心地善良,平易近人,虽贵为郡主却从不引以为傲,为人富正义感,但不知世间险恶。本在康王府中过著平静的日子,但自同父异母的妹妹思出现后,如不忍母亲康皇妃派人追杀思,不惜暗中通风报讯,甚至双双与思一起逃亡。与丹情投意合,但受母亲阻挠,甘愿放弃尊贵身份。蓝彩蝶 姚莹莹饰性格及背景:自恃美貌,以逗人心为乐,对人颐气指使,任性刁蛮,行事不留余地,占有欲极强,挥霍无度。探亲回来时巧遇上慈,知慈为自己美貌倾到,常假以辞色来戏弄他。后被绑架,为枫及翊所救,主动接近翊,最后下嫁翊,却被翊陷害而变成杀人凶手。



历史上真的有宋慈这个人吗?洗冤录又是真的吗?

是确有其人的啊,看看介绍吧宋慈,字惠父,是我国古代杰出的法医学家。建阳(今属福建)人,与理学大师朱熹同乡。生于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卒于南宋理宗淳 六年(1246年),享年六十四岁。早岁习儒,入仕后经历十余任地方官,多负刑狱之责,终于广东经略安抚使。一生经办案件数不胜数。逝世前两年(公元1247年)撰成并刊刻《洗冤集录》五卷。此书是其一生经验、思想的结晶,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第一部法医学专著。它比意大利人佛图纳图·菲得利写成于公元1602年的同类著作要早350多年。作者把当时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医药学应用于刑狱检验,并对先秦以来历代官府刑狱检验的实际经验,进行全面总结,使之条理化、系统化、理论化。因而此书一经问世就成为当时和后世刑狱官员的必备之书,几乎被“奉为金科玉律”,其权威性甚至超过封建朝廷颁布的有关法律。750多年来,此书先后被译成朝、日、法、英、荷、德、俄等多种文字。直到目前,许多国家仍在研究它。其影响非常深远,在中、外医药学史、法医学史、科技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其中贯穿着“不听陈言只听天”的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至今仍然熠熠闪光,值得发扬光大。当时程朱理学盛行。这是一个庞大完整而又十分精致的唯心主义思想体系。宋理宗(公元1225-1264年在位)时,程朱理学被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不可争议的官方统治思想。其代表人物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等被分别谥为“元公”、“纯公”、“正公”、“文公”,并从祀孔子庙,荣耀至极。可见此时理学影响之大。作为朱熹的同乡和后学,宋慈受过理学的系统教育和长期熏陶。少年时受业于同邑人、“考亭(朱熹居住地,亦是其号)高第”吴稚。入太学后,又为当时著名理学家、朱熹再传弟子真德秀所赏识,遂师事之。中进士后又多年为官。按照常情,这样的人一定具有浓厚的理学唯心主义。然而宋慈在法医学理论上和实践中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唯物主义倾向。在其传世名著中非但没有空洞的理学唯心主义的说教,而且大力提倡求实求真精神。程朱理学认为,“合天地万物而言,只是一个理”,而人心之体又体现了理或天理,“心之全体,湛然虚明,万理具足”,“心包万理,万理具于一心”。这就是说,心中什么理都有,无须外求。如按此行事,根本不要了解外界现实情况,只要苦思冥索就可以了。而宋慈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把朱熹具有唯心主义倾向的“格物穷理”之说,变成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原则,不是向内心“穷理”,而是向实际求真。当时州县官府往往把人命关天的刑狱之事委之于没有实际经验的新入选的官员或武人,这些人易于受到欺蒙;加之其中有的人怕苦畏脏,又不对案情进行实地检验,或虽到案发地点,但“遥望而弗亲,掩鼻而不屑”,因而难免判断失误,以至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冤狱丛生。身为刑狱之官,宋慈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强烈反对。他在听讼理刑过程中,则以民命为重,实事求是。他说:“慈四叨臬寄(执法官),他无寸长,独于狱案,不敢萌一毫慢易心。”这一表白,确是他多年为刑狱之官认真态度的写照。他尤为重视对案情的实际检验,认为:“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曲伸之机括,于是乎决。”意思是说,“大辟”即杀头是最重的刑罚,这种刑罚则是由犯罪事实决定的,而犯罪事实必须经过检验才能认定,所以检验的结果往往是生死攸关的。唯其如此,对待检验决不能敷衍了事,走走过场,而必须认真负责,“务要从实”,一定要查出案件发生的真实情况,“贵在审之无失”。而要做到这一点,宋氏认为当检官员必须“亲临视”。无论案发于何处,也要“躬亲诣尸首地头”,“免致出脱重伤处”。否则,应以失职罪杖处之。即使案发于暑月,尸味难闻,臭不可近,当检官员也“须在专一,不可避臭恶”。宋氏不泥师教的另一突出表现是对待尸体的态度,特别是能否暴露和检验尸体的隐秘部分。按照理学“视、听、言、动非礼不为”、“内无妄思,外无妄动”的教条,在检验尸体之时,都要把隐秘部分遮盖起来,以免“妄思”、“妄动”之嫌。宋慈出于检验的实际需要,一反当时的伦理观念和具体做法,彻底打破尸体检验的禁区。他告诫当检官员:切不可令人遮蔽隐秘处,所有孔窍,都必须“细验”,看其中是否插入针、刀等致命的异物。并特意指出:“凡验妇人,不可羞避”,应抬到“光明平稳处”。如果死者是富家使女,还要把尸体抬到大路上进行检验,“令众人见,一避嫌疑”。如此检验尸体,在当时的理学家即道学家看来,未免太“邪”了。但这对查清案情,防止相关人员利用这种伦理观念掩盖案件真相,是非常必要的。宋氏毅然服从实际,而将道学之气一扫而光,这是难能可贵的。只是由于宋氏出身于朱门,不便像同时期的陈亮、叶适等思想家那样,公开指名道姓地批判程朱的唯心主义。但他用自己的行为和科学著作提倡求实求真的唯物主义思想,此与陈、叶的批判,具有同样的积极意义。宋氏的求实求真精神还表现在对尸体的具体检验方面。检验尸体,即给死者诊断死因,技术性很强,在一定程度上难于为活人诊病。不仅要有良好的思想品德,而且必须具备深厚的医药学基础,把握许多科学知识和方法。儒者出身的宋慈,本无医药学及其他相关科学知识。为弥补这一不足,他一方面刻苦研读医药著作,把有关的生理、病理、药理、毒理知识及诊察方法运用于检验死伤的实际;另一方面,认真总结前人的的经验,以防止“狱情之失”和“定验之误”。在多年的检验实践中,力求检验方法的多样性和科学性,在此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仅从流传至今的《洗冤集录》一书来看,其中所载检验方法之多样、全面,其精确度之高,都是前无古人的。这也是书中科技含量较高的、最精彩的内容。在《洗冤集录》中,有一些检验方法虽属于经验范畴,但却与现代科学相吻合,令人惊叹。如用明油伞检验尸骨伤痕,就是一例:“验尸并骨伤损处,痕迹未现,用糟(酒糟)、醋泼罨尸首,于露天以新油绢或明油雨伞覆欲见处,迎日隔伞看,痕即现。若阴雨,以热炭隔照。此良法也”。“将红油伞遮尸骨验,若骨上有被打处,即有红色路,微荫;骨断处,其拉续两头各有血晕色;再以有痕骨照日看,红活乃是生前被打分明。骨上若无血荫,纵有损折,乃死后痕。”如此检验尸骨伤损,与现代用紫外线照射一样,都是运用光学原理。只是宋慈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处于尚未自觉的状态,知其然而不知知其所以然。尸骨是不透明的物体,它对阳光是有选择地反射的。当光线通过明油伞或新油绢伞时,其中影响观察的部分光线被吸收了,所以容易看出伤痕。再如书中论述的救缢死法,与当代的人工呼吸法,几乎没有差别。还有用糟、醋、白梅、五倍子等药物拥罨洗盖伤痕,有防止外界感染、消除炎症、固定伤口的作用,也与现代科学原理一致,只是使用的药物不同而已。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作者运用和记载这些方法,目的在于查出真正的死伤原因,无不体现了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